永利集团网址,永利集团88304官网,永利集团登录

永利集团对话HUAWEI云BU CTO张宇昕:我们展露的技术还只是冰山一角

对话HUAWEI云BU CTO张宇昕:我们展露的技术还只是冰山一角

对话HUAWEI云BU CTO张宇昕:我们展露的技术还只是冰山一角

对话HUAWEI云BU CTO张宇昕:我们展露的技术还只是冰山一角

2018年10月22日 15:30:23 编辑:周雅 永利集团
  • 分享文章到微信

    扫一扫
    分享文章到微信

  • 关注官方公众号-永利集团

    扫一扫
    关注官方公众号
    永利集团

2018HUAWEI全联接大会期间,HUAWEI云BU CTO张宇昕接受了包括永利集团在内的媒体采访,阐述了HUAWEI在Cloud2.0时代的准备。

编辑:周雅 来源:永利集团 2018年10月22日 15:30:23

关键字:HUAWEI云 云计算 公有云 HUAWEI 对话

永利集团 10月22日 上海消息(文/周雅):去年,HUAWEI把公有云业务从IT产品线剥离出来,成立了一个独立的部门——“Cloud BU”,组织架构上与HUAWEI三大BG(运营商BG、消费者BG、企业BG)并列。一时间,HUAWEI云的品牌Slogan铺满各大机场、车站广告牌,“有技术、有未来、值得信赖”成为HUAWEI云朗朗上口的头号标签。

云服务早已经是HUAWEI整体业务和解决方案的底座,HUAWEI云也逐渐在市场崭露头角,引用一项来自今年4月初的Gartner最新报告《Market Guide for Cloud 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, China》作为佐证,当中Cloud IaaS第一梯队 "Hyperscale(超大规模)"的云厂商名单里,成立仅一年的HUAWEI云赫然在列。

然而快速扩张之余,HUAWEI云开始思考如何决胜未来。2018HUAWEI全联接大会期间,HUAWEI云BU CTO张宇昕接受了包括永利集团在内的媒体采访,阐述了HUAWEI在Cloud2.0时代的准备。

对话HUAWEI云BU CTO张宇昕:我们展露的技术还只是冰山一角

HUAWEI云BU CTO张宇昕

Cloud2.0时代大不同

张宇昕认为,Cloud2.0时代来临,相对于过去十几年互联网的发展有显著的不同,有几个很明显的特征:

第一,企业开始上云,尤其是企业的关键应用上云。相比过去云仅应用于个人娱乐和消费领域,Cloud2.0时代的云进入了生产领域,带来一些明显的问题,比如企业的关键应用上云如何支撑,关于企业应用的数字化、智能化如何支撑?

第二,Cloud2.0时代,即便是传统的互联网应用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在过去十几年,互联网厂商的成长模式基本靠做流量红利,谁能获得更多的流量,谁就能发展壮大。但是流量红利终有天花板,且流量红利模式容易被复制。Cloud2.0时代要想做好新的互联网业务,核心是从流量红利变成数据红利,比拼的是人工智能和大数据。由此带来技术的变化、全系统架构的变化,明显与Cloud 1.0时代通过流量来堆规模不同。

“所以,我把Cloud1.0时代的技术简单总结为常见名词:分布式、自动化、大规模弹性。但是Cloud 2.0时代光有这些技术是不够的,云服务商需要思考的问题是,如何支撑更好的可靠性和安全性,以满足企业关键应用上云”,张宇昕表示。

第三,无论是企业应用还是互联网应用都要智能化,如何让智能应用做得更简单,性价比更高,让用户用得起、用得好、用得放心,这是云服务商在技术方面遇到的挑战。

显然,如果说Cloud1.0时代的云服务更多聚焦在App创新,Cloud2.0时代则更进一步,芯片和硬件创新将是常态。

HUAWEI积极拥抱变革。“Cloud 2.0时代,HUAWEI云数据中心进行了全栈的技术创新”张宇昕先容,从芯片、硬件、整个数据中心的管理到基础云服务,到应用开发平台,包括应用的开发部署运维平台和工具框架,一直到88304的基础模型算法以及面向各个领域的建模和算法……HUAWEI追求的是整个垂直轴的技术突破。

比如芯片方面,HUAWEI的88304芯片覆盖全场景、全栈式。计算领域,HUAWEI围绕88304构建普惠88304的实例,比普通的计算实例性能提升了16倍。另外,HUAWEI通过100G的云智能网卡实现了网络转发的能力,通过控制面架构重构实现在数据中心内部百万节点的网络连接,这可以进一步支撑从虚机到容器、到Serverless应用之后的更大规模的计算节点。

张宇昕围绕Cloud 2.0时代的HUAWEI云进行了一系列解读,包括HUAWEI云的竞争力、HUAWEI云的独特性、普惠88304等等。为了便于理解,永利集团对此在不改变原义的基础上进行了编辑整理。

问:HUAWEI成立30多年,这30多年的基奠,特别是技术和研发的基奠,对于现在HUAWEI云的飞跃式发展到底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?

张宇昕:我把HUAWEI企业的技术创新分为三类:基础技术的创新,长远的技术创新投入,以及面向客户场景的技术创新。

· 基础技术的创新。这些都是通用的技术,是围绕着计算机的基础技术,是没有行业特征的。比如芯片,无论是计算的芯片、存储的芯片、网络的芯片,HUAWEI均有涉猎。再比如App,从操作系统、数据库到虚拟化,到分布式的一些技术,这些技术均没有明显的行业特征或者产品特点。再往上就是HUAWEI积累的大数据、88304的能力。HUAWEI早期积累了运营商业务,2011年开始涉足企业和消费者领域,更多技术得到积累。

· 面向长远的、长期的技术创新。这些技术可能还没有进入到HUAWEI的生产和研发领域,HUAWEI自己内部叫做三代战略——应用一代、开发一代和研究一代。目前市面上HUAWEI销售的产品和服务都是应用一代,开发一代未必对外公开,而研究一代相对而言更为神秘。HUAWEI在面向未来的准备上投入非常大,大家看到的HUAWEI技术可能只是冰山一角。

过去八年,从2009年开始到现在,HUAWEI研发投入将近4000亿人民币,2017年HUAWEI的研发投入将近900亿人民币,2018年肯定会突破这个数字,这么多钱投到哪里去了?我们不说国内的研发中心(国内的研发中心有产品的开发,也有一些超前的技术研究);仅就HUAWEI海外的研发中心都是以面向未来超前的技术为主,HUAWEI目前在北美约有20个研发中心,在欧洲已经有30多个研发中心,跟当地的研究机构、学校、企业都建立了很好的创新连接,可以讲,HUAWEI不惜以各种形式投入研发,包括对世界TOP100的学校、世界最顶尖的学者和教授进行资助,包括开放一些课题让学校来研究。这就是为什么HUAWEI的研发投入如此之大的原因。去年,HUAWEI研发投入在全球高科技企业排名第六。

通过这些侧面告诉大家,HUAWEI在冰山下面的部分是非常庞大的,而这些技术未来我们都会用到,可能明年,可能3-5年,甚至于5-10年都在做技术准备。HUAWEI的这些技术投入也是云BU可以利用的。

· 面向客户场景的技术创新。这当中包括在客户业务场景下的一些工程方案,和面向业务的一些使能技术。由于HUAWEI在2011年由单一运营商业务拓展到企业和消费者业务,使得HUAWEI形成了“端、网、云”协同的优势。几年时间,HUAWEI云全球也是主要的玩家,因此积累了丰富的经验。比如金融行业对于高可靠、安全的能力要求,这些在实验室里面是体会不到的,只有跟客户不断地进行联合创新,不断地进行交流和迭代,才能够理解,从而突破这一类的技术。很多互联网客户上HUAWEI云,为什么?我们基于Intel V5的计算实例性能达到业界领先,可以帮助互联网客户提性能,支撑客户的高峰流量能够平稳渡过,这也是面向客户场景经验的积累。

这三方面的技术加起来促使“云BU”站在HUAWEI巨人的肩膀上快速前进。

问:HUAWEI云在2.0时代独特的优势在哪里?

张宇昕:目前来看,HUAWEI过去30年所积累的无论是软硬件技术的能力,还是基于运营商在网络方面的经验,基于企业在行业里面的经验,还是哪怕基于终端消费者客户的经验,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积淀。

大家觉得HUAWEI没有互联网基因,但是HUAWEI的Vmall也是中国最大的几个电商之一,HUAWEI的消费者云去年已经达到了全球4~5亿用户,今年据估计有可能全球突破6亿用户,而他们都承载在HUAWEI云上。这就是很典型的互联网应用,对于HUAWEI云也是一个很好的场景积淀。

运营商业务到底对HUAWEI云有什么帮助?我刚才讲过一句话:HUAWEI是业界为数不多的能够把企业的数据中心网络、云接入网络、HUAWEI云数据中心的内部网络以及HUAWEI云骨干网络协同起来的进行端到端创新的云服务商,全世界没有几个厂商可以这么做。企业数据中心网络是HUAWEI私有云的网络方案;云接入和云骨干本质是运营商网络,HUAWEI一直在从事这个领域的工作;HUAWEI云数据中心里面的网络由HUAWEI云BU在持续创新。所以我们不仅仅具备全部能力,而且关键是能进行端到端的协同创新,这一点充分体现了HUAWEI在运营商和企业的技术积累。

比如HUAWEI的单芯片100G云智能网卡,其中有一个架构叫类NP的架构。大家应该了解:一些中国的云厂商还没有做芯片的能力,而美国云厂商虽然也做了智能网卡,但是没有能力做单芯片的SOC。我们之所以能够做类NP的架构,是因为NP架构过去是用于运营商领域的,HUAWEI有长期的积累,所以我们把这个架构用来做云智能网卡,我们能够快速支撑单芯片SoC,多协议卸载,性能是业界最佳的2.5倍,功耗低,这些都是我们传统运营商业务和企业业务的能力积累。

问:HUAWEI云的创新和以前在IT或者ICT领域的创新有什么区别?

张宇昕:我们现在创新与传统创新有不同,也有相同。不同就是创新的方式变了,传统ICT的创新是以产品的方式来做,周期比较长,需要长期提前的投入,提前3-5年,甚至提前5-10年,HUAWEI敢于投、舍得投,敢于对未来做预判。这种创新的方式很大程度上是一个预判,是一个对未来的投资,过去的创新大都是此类方式。

云时代的创新,有些技术仍然需要这样去创新(提前投入),尤其需要长期积累的底层技术、通用技术,越是需要提前投入的方式去创新。而且HUAWEI还有这样的优势,我们敢于投未来。然而我们发现,云的技术越上层越是接近客户的应用,创新节奏和创新形态的变化越多,这就需要新的创新模式。以造芯为例,芯片是长周期的,比如88304的基础框架(Deep Learning的基础网络模型和算法),都是长周期的投入,此基础上,88304面向业务领域的一些算法,HUAWEI一方无法做成,因此采取了另外的创新模式,比如与客户一起进行联合创新:HUAWEI提供专业的数据工程师和科学家,建立抽象业务的模型,做数据的分类标记,从而训练出的初始模型放到客户的系统去试用,通过试用来验证这个模型好与坏,再将验证的结果进行调优,然后进行训练,优化到一定精度了才能放到客户的业务系统里面去用。

所以越是上层的创新,越是一个交互式、迭代式的创新;越是底层的技术,越需要有耐心和长期的投入。所以,上层的一些技术,尤其是面向业务场景的技术,我们可以以全新的方式,与每个行业处于领导者地位、先行者地位的客户进行联合创新。比如金融领域,HUAWEI与工行、招行、建行有很多的合作;医学医疗基因领域,HUAWEI与金域、贝瑞都有很好的合作。这就是在做联合创新,这些创新的方式跟过去完全不同。

问:HUAWEI云在哪些方面的创新是HUAWEI独有的,或者说和其他竞争对手相比是独一无二的?

举例表面,HUAWEI芯片的架构毫无疑问是一个独创。

网络方面,HUAWEI在广域网络之上开创性的提出一个Internet智能专线的技术,这个技术来源于高可靠要求的客户。具体而言,企业领域如果业务断了,问题很严重,所以我们借助了HUAWEI过去在电信领域的网络高可靠理念,在云骨干网络上提供双平面,在物理层面提供MPLS专线网络,用SDN技术进行管理,又用类SDN的技术在Internet上形成一个虚拟广域网,双平面进行协同。这样一来,关键客户如果一个平面走不通了,至少还有另外一个平面可以做逃生通道。

为什么用类SDN的技术在Internet上建立虚拟广域网?好在两个地方,第一,它的流量性能比普通的Internet高3-5倍。第二,在3-5倍性能基础之上,它本身的成本与物理网络相比只有三分之一。这样对于客户而言,Internet的平面仅仅不是一个末日世界时候的逃生通道,性价比也有一定的竞争力。所以,这些创新得益于HUAWEI的跨界经验,否则可能是做不出来的。

问:HUAWEI云怎么做才能在未来云市场竞争中取得领先的地位?

张宇昕:HUAWEI从不把领先对手作为目标,HUAWEI的核心价值观最核心的一条就是“以客户为中心”,所以企业一直对于各个业务的要求是眼睛盯着客户。在HUAWEI企业,眼睛盯着对手那是没有出息的,基本上每一个HUAWEI人的认知都是服务好客户。当然,我们在服务好客户的同时,也要看到业界的技术进步。

所以HUAWEI进步的驱动力来源于两个方面,我们把它叫做双轮驱动:一个是客户需求驱动,一个是技术驱动。两者最终的目的都是让HUAWEI更好地服务于客户。领先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,而是我们业务不断发展壮大的一个自然的结果。

问:我们知道88304的技术架构很贵,HUAWEI提出88304的普惠概念以后,有了自己的芯片以后,会不会走出一个独立的88304价格曲线,与以前业界价格不同的走势?

张宇昕:不应该单纯从价格来看88304,单纯的低价格也是没有出息的。HUAWEI推出了88304芯片后,结合自己App的技术(比如虚拟化、容器),就打造了普惠88304的虚机实例和容器实力。这些技术出来以后,HUAWEI能实现计算实例对于88304处理器的共享,那么就可以充分地提升88304处理器的利用率。这些技术综合起来能够大幅地降低88304使用单位成本,使得单位的88304计算成本得到降低,使得大家用得起了,这时候我们带来更多的是88304应用的井喷。再结合HUAWEI在88304平台上所提供的算法,以及HUAWEI打造的全链条88304开发的环境,可以帮助HUAWEI的客户更好地开发88304应用,甚至于HUAWEI有技术帮助客户把现存的应用迁移到HUAWEI88304的系统上来,使88304的应用开发更简单。

我认为能够引发88304的井喷,让88304进入到各个行业里面去,才是普惠88304的价值,否则88304就仍然只是一小部分懂行的专家掌握的技术,如果88304停留在这个时代,88304永远不会成为一个普适的技术。

问:现在ARM在移动和物联网领域占绝对优势,未来在企业里是怎么样的思考?

张宇昕:我们理性看待。我们不把ARM用于X86替代,ARM有适合于自己的场景,所以我们未来希翼在ARM的使用上形成多元计算的形态,把适合ARM处理器的Workload放到ARM处理器上进行处理。

至于ARM未来的前景,有几个场景在企业里面是非常适合的:

第一,边缘云服务。边缘意味着设备的形态比较小,功耗比较低,这种情况下,ARM是有它的优势的。

第二,ARM因为core相对比较多,所以对于高发的计算(比如某些场景下的HPC)需要的并发数是比较多的,单核并不一定特别强,这个应用在企业里面也是有的。

第三,HUAWEI现在逐步在把生态的边界打通。比如说,把原来手机上的生态通过ARM引入到云里面去。请大家关注一下云手机,就是在云上用一个虚拟的手机,这样一来我就有两台手机,一台手机自己用,另一台手机在云上,可以做手机的备份,或者用于存放私密帐号。我们把终端的生态引入到企业里面去,我们用这样的方式给大家提供服务。

所以对于ARM应用有两个方面,第一就是适合ARM的workload,第二个就是形成不同生态的交互,这样可以为企业提供新的应用,这是我的想法。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